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新聞中心>>交院新聞>>正文
交院新聞
三下鄉系列報導之二十——尋訪詩路故事 厚植家國情懷
發布時間:2019-07-26 

本報訊(校團委統稿 人文學院供稿)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化建設的重要論述,切合2018年浙江省政府工作報告“積極打造浙東唐詩之路”的指示,深刻體會唐代詩人借江南山水融合人文情懷的文學創作,熟練掌握詩路沿線蘊含的歷史典故,力求講好家鄉故事、中國故事,7月2日-6日,浙江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浙東唐詩之路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調研實踐團在國學教研室高淵峰和魏素素老師的帶領下,沿著詩人足跡,依次前往嵊州、新昌,開展唐詩之路文化調研活動。

德澤源流遠 家風世澤長

嵊州,因為王羲之,因為戴安道,因為謝靈運......,這里留下了最為唐人企慕的魏晉風骨。7月3日,調研團迫不及待地來到了第一站——華堂村,走進1600多年前王羲之的那段晚年生活,以及他的精神世界。

在王氏大祠堂,我們有幸和王羲之第五十五代孫王德忠、五十六代孫王劍鈞面談,聆聽王羲之辭官歸隱,躬耕田園,賦詩練字,與許詢、支遁、孫綽、謝安等人士,“盡山水之游,弋釣為娛”的暮年故事。王德忠先生告訴我們:華堂還綿延著以書法為特色的王氏家族文化,華堂村的村民個個會寫一手好字。他還現場寫了兩幅字送給我們,讓我們近距離地感受“執事有恪、厥功為懋”的書法世家風骨,理解大唐詩人仰慕書圣王羲之而來的詩路緣起。

王劍鈞先生則向我們娓娓道來王家家訓,并帶領我們到王羲之家訓綜合館觀看了家風教育影片,講解了九曲水圳、白云祠堂及“華堂村”被稱為江南規矩第一村的動人故事。調研團成員方勁松感嘆:書圣詩書傳家,禮儀修身的家風文化,可謂真正涵養了無數的王家后裔啊。

隨后調研團來到有近千年歷史的崇仁古鎮,進一步感受當地裘氏家族“分戶合族、聚只一家”的治家準則。在采訪過程中,古鎮的老人紛紛表示,這里夜不閉戶、雞犬相聞的現實正是依靠黨的正確領導才得以實現。

古道生青苔 詩路放光華

7月4日下午,調研團來到唐詩之路的精華地新昌,與文化廣電旅游局和詩路建設發展中心進行座談。文旅局高雪軍局長為我們一一介紹了新昌唐詩之路的起源、發展以及未來建設走向。調研團就唐詩之路的文化內涵、建設阻礙以及開發保護現狀等方面與在座領導進行了深入探討。會后,我們來到唐詩之路博物館與李白紀念館,高局長親自為調研團細致講解了詩路沿線所蘊含的歷史典故,讓每位隊員在實地重走之前有了充分的了解。

7月5日一早,調研團從鼓山天姥閣出發,經小石佛驛鋪、迎仙橋、司馬悔橋、謝公古道、天姥山、黑風嶺、天姥寺、皇渡橋、關嶺,最后到達儒岙鎮。沿著這條近45公里的古道,登上謝靈運的青云梯,在海拔900多米的天姥山上,我們仿佛穿越了前年,和李白對話,共吟“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岳掩赤城”。

在黑風嶺、虎狼關,我們走在遺存面貌最為原始的詩路上,眼前似乎也浮現了當年熊虎當關的險惡場景。在迎仙橋與惆悵溪畔,劉阮遇仙的傳統民間故事打動了每位成員。在皇渡橋,斑駁的石雕依稀能看出當年小康王渡橋時的盛景。這是一條文化之路,更是一條傳承之路,這段“文化苦旅”,我們且歌且行。

民俗工藝顯 非遺傳承在

在嵊州,調研團還分別前往特色小店“剡為面”、文創主題館,了解了嵊州特色民間工藝。在“剡為面”,我們在大師傅的指導下,親自動手制作了小籠包,感受了一個小小包子的十幾道工序。在文創主題館,我們觀摩了嵊州紫砂工藝與泥人工藝。

為了進一步了解這些民間工藝的現狀,調研團有幸采訪了非遺傳承人——新昌寫意木雕大師俞柏青和竹編大師劉毅。兩位傳承人現場向我們展示了傳統工藝的制作,講述了傳統工藝所面臨的嚴峻考驗。調研團成員孫嘉鈺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氣勢壯闊的竹編作品,它們再現了許多華夏經典故事,太不可思議了。但是一想到傳統工藝的失傳困境,真的感到痛惜。”在我們臨走之前,為俞柏青老師的一句話深深感動:“創新是民間傳統工藝流傳發展、適應時代的一個核心理念,做好傳承與創新是我們手藝人的責任。”

詩路上的故事依然在不斷續寫。講好詩路故事,守護文化之根,我們一直在路上。

學院地址:杭州市莫干山路1515號 郵編:311112 Copyright 2009,2013,2017 Allright reserved  浙ICP備10012098號  浙公網安備33011002013011號

您是本站第位訪問者
天津时时时间差刷法